企业logo

 
 
 
 
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江宁区秦淮路100号
电话:025-52125558
传真:025-52151855
邮箱:862111676@qq.com

 
 
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科技创新需要资本助力,突破引领创新整体发展
 
24日是我国第七个航天日。国家航天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在航天领域将陆续有更大动作,其中包括:探月工程四期今年正式启动工程研制,将陆续发射嫦娥六号、嫦娥七号、嫦娥八号探测器,开展任务关键技术攻关和国际月球科研站建设等。科技创新是在不确定性中构建中国未来发展确定性的基础性力量。怎么样才能加强科技创新?我认为应该让资本助力。资本怎么“助力”与市场有关,资本有市场配置,市场就是资本的舞台。我们常说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在我看来,科技资源的配置同样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我国航天将坚持面向世界航天发展前沿、面向国家航天重大战略需求。之所以能够提出这样一个宏大的发展目标并一步步加以实现,重要的基础是我们现在掌握了关键核心科技。科技资源首先是科技人才,其次是离不开钱,这部分要素更需要市场来发挥决定性作用。因此发挥资本的作用,加强科技创新,实际上就是强化市场力量,进一步完善市场在科技资源当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是我的一个基本观点。
还有一则好消息。4月21日,在济南至郑州高铁濮阳-郑州段复兴号新型列车成功实现明线上单列时速435公里、相对交会时速达870公里,创造了高铁动车组列车明线速度世界纪录,列车的安全性、可靠性、效能性、经济性、整体性能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这也是我国的核心科技成果,将带动相关高科技产业的蓬勃发展。科技创新的基本特点是不确定性。在科技创新之初,能不能有成果不确定;科技创新的成果出来了,能不能转化成商品不确定;有了商品,能不能市场化、产业化也不确定。也就是说,科技创新的每一个环节都充满了不确定性。面对科技创新的不确定,如何让市场发挥作用?我认为可以让资本加持。
硬核科技是领头羊,是火车头,车头需要跑得快,但更重要的是要能带动整个列车的快速前行。也就是说,今后我们还需充分运用好高科技领域的突破性进展,带动整个创新体系的前进。
航天科技水平的高速发展,效应不仅仅在天上,更体现在对产业创新的促进上。一个国家的基础工艺水平、材料水平、理论水平,决定着未来航天发展的潜力;航天技术又直接带动了材料、电子、机械、化工等多方面技术的发展。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航天领域如此,高铁、深海探测等领域同样如此。
航天领域技术进步的“溢出效应”正在充分显现。22日,2022年中关村论坛新技术新产品首发与供需对接(航空航天领域)专场活动举行,现场举办了航空航天领域技术交易合作项目和产业园区入驻签约仪式,助推中关村科学城北区打造航空航天产业创新集群。有10家企业和创业团队发布了新技术新产品,包括“共享火箭”拼车发射服务、海上溢油在轨监测系统、遥感金融大数据平台等。
也应该看到,虽然我国在许多高科技领域取得了很大突破,但在实际运用到产业创新方面,还存在很大的改进空间。因此在新发展阶段,要更注重科技资源要素的重新整合、有效利用。资本有个基本特点和功能——承担风险。当前对资本的问题讨论比较多,然而在科技创新的语境下看,可以说科技创新跟资本是一体两面,没有资本的加持就不会有科技创新。
高科技的进步必须体现在产业创新方面,这样才能产出更大的社会经济效益。拿工业机器人来说,其研发、制造、应用,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志,其中减速器、伺服系统和控制器占到了工业机器人70%以上的成本,这三个方面,我国超过半数还需进口,也就是说,产业链条中还有很大部分利润掌握在别人手中,这种情况必须改变。有了钱不一定有创新,但是没有钱、没有资本的进入,创新是万万不可能的。我认为,如何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至关重要。科技创新仅靠政府的加大投入,这是远远不够,还是需要市场资本的跟进。当前我们引导资本健康发展,为资本设置了红绿灯,特别是对于数字平台企业未来的发展进一步明确了方向,这是重中之重。数字革命引领人类进入数字文明,数字化意味着中国未来的竞争力。与传统工业技术不同,数字技术更新非常快,迭代也非常快,需要资本的跟进来保持迭代速度,保持竞争力。
另外,在高科技发展领域,还需建立起一套共投共享的机制。上述国家航天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明确了鼓励社会资本进入航天高科技领域的政策指引。我这里讲的科技创新,实质是需要市场化、产业化的科技创新。因为只有市场化、产业化的科技创新才能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如果说创新无法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这一类科技创新可能就是为创新而创新,只能落在纸面上和报告里。只要没有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这种科技创新就谈不上真正的创新。所以科技创新研发出成果,发表了论文,申请了专利,这是否意味着实现了科技创新?是否意味着我国已经成为科技创新大国?其实这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一步。更重要地是要让这些论文和产品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能市场化、产业化。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科技创新过程中,资本承担着风险,它可以发挥作用。
有数据表明,从2015年起,我国商业航天市场规模逐年扩大,2020年达10202亿元,预计2024年突破两万亿元大关,增幅加大。下一步,我国将不断完善政府采购商业航天产品和服务机制、创新政府的服务模式,引导民营资本和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相关的航天活动。市场有个基本原则,高风险带来高收益。资本可以对应科技创新的不同阶段去发挥作用。研发的初始阶段毫无疑问风险很高,需要的资本投入也比较少;进入中期的阶段,研发创新逐渐成熟,风险也在逐步降低,这时候需要更多的资本投入;在研发后期,产品可以量产,也能带来一定收益,这时候依然需要资本跟进。因此,创新研发的不同环节,对应着不同等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需要的资本投入也不同。
在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前提下,在社会资本的积极投入下,我国的科技创新氛围必将越来越浓厚,创新之路也会越走越宽。就我国的情况来看,每个阶段的资本投入都严重不足。对比全球一些大型企业的创新投入情况,我国企业研发投入占比与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此外,我国企业研发投入很分散,传统产业投入较多,新兴产业投入比重比发达国家低。这反映出我国资本在逐利科技创新方面偏于保守,虽然政府也会以设立基金的形式投入研发创新,但设立的基金大都投向一些比较成熟的企业,或是投入科技创新链条的后期阶段。因此,科技创新和市场资本是一体两面,不能将两者分开看,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让头部企业有明确的预期,确保其对研发创新的投入,在我看来非常重要。
 
版权所有 © 2014 南京成弘电气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2021047759号
地址:南京市江宁区秦淮路100号  电话:025-52125558   24小时服务热线:13913000080